德国或重启财富税 效率与公平将再均衡

2021-09-09 10:26:34 信息来源:网络
  德国大选投票已经进入倒计时,税收政策一直是各党派激辩中的一个焦点。在前几次大选中,左翼党派曾多次抛出重新开征财富税的方案。特别是2009年欧元债务危机后,为了弥补财政赤字,财富税再次成为话题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建议在15个欧盟国家开征财富税,以使债务水平较快恢复至合理区间。但是,由于反对该税的联盟党在议会中长期占据主导地位,财富税的重启因此遥遥无期。
  如今,社民党、绿党和左翼党都将财富税写入了竞选纲领,要求对富豪开征该税。一方面,德国国内财富不平等问题日益突出,对于社会公平和财富再分配的呼声越来越高;另一方面,新冠疫情造成了德国财政赤字的不断攀升,团结附加税的基本取消加重了政府的财政压力。在目前高度不确定的经济环境下,财富税作为比较稳定的税收来源,可能同时实现财富分配的调整。
  德国财富税的百年简史。
  财富税历史悠久,早在古希腊时代,国家就因战争需要或其他紧急情况征收过财富税。19世纪末,普鲁士将财富税用法律形式在德意志土地上固定了下来。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,德国曾征收过两次特别捐款。魏玛共和国为了支付战争赔偿金,1922年开始征收财富税,将企业纳入征收对象。二战后,德国将自然人财富税率提高到1%~2.5%。
  年,德国开始实施《负担平衡法》(LAG),规定1948年德国马克启用之日财产为税基,总税负50%,分120个季度缴纳的专项财产税,主要用于补偿战灾。特殊财富税带来了一些财政收入,但到1980年代末纳税期结束为止,累计只征收了1430亿马克,数十年的通胀率和迅速膨胀的国家预算只不过是水车的工资。
  除了特殊财富税,富人还需要缴纳0.75%的一般财富税。到1974年财税改革为止,财富税已经不能扣除所得税和企业税,税率也小幅度下降。自1978年起,自然人的财富税率调整为0.5%,免征额为12万马克。1995年,这个税率至1%。
  同年,联邦宪法法法院裁定财富税违反宪法。因为违反了平等的原则,当时财富中的房地产是根据1964年的统一价格进行评价的,但实际的交易价格是数倍,对持有现金等其他财产的人明显不公平。在联盟党和自民党组成的联合政府的强烈反对下,财富税于1997年正式退出历史舞台。
  财富税优缺点分明,争议广泛。
  除了法律陷外,财富税从经济角度来看也存在一些问题。首先,由于工资、利息、股息等收入征收所得税,财富税的征收容易产生重复计算和双重负担。另外,如果企业资产也纳入财富税范围,就有可能导致企业家被双重征税。
  第二,财富税征税范围广,税额计算难度大。税务实践表明,容易征税的财产种类有土地、房地产、储蓄、保险、有价证券等,现金、金饰品、艺术品、海外投资等难以征税。财富税是对纳税人纯财富库存的定期征收的税金,其税金对象包括各种动产和房地产,以收益是否实现为前提,存在很多难以认定的财产种类。而且,如果财富的实际收益率低于目标收益率,就会产生过度征税。
  第三,由于评估困难,财富税的征收成本较高。德国财政部、DIW研究所和Ifo研究所都对财富税征收的人员和管理成本做过测算,根据税收总额不同估算其成本约占税收收入的3%~10%。但也有研究表明,调查和追缴成本加起来可能超过税收收入的30%。在德国,财富税的征收由州政府负责,人员配备的重复也会提高征收成本。
  第四,财富税会导致资本逃跑。随着全球化和欧洲一体化进程的加快,资本在国家之间的流动性增强,财富税的征收比过去更加困难。对于富裕纳税人来说,可以利用部分财富聘请专业律师和会计师,最大限度地避税,或者带着巨额资本去低税收或者免税国家,避免本国的纳税义务。资本逃跑不仅意味着政府的税收流失,还给金融系统带来很大的风险,影响德国地区的优势。
  第五,征收财富税或将导致经济下滑、失业率上升、投资不振,财富缩水。根据安永公司和德国Ifo研究所的模拟预测,以1.2%的税率征收财富税,对投资特别是外来投资产生很大影响,预计25%的外国资本撤退,最终GDP比未征收的情况减少7.3%,就业率减少3%,家庭财富减少1/3。Ifo研究所所长福斯特(129.730、-6.99、o-5.11%)认为,引进财富税,抑制投资和资本积累,特别是对于德国的中小企业来说,通过转移和隐藏财富逃税是困难的,财富税对这些公司的投资和发展产生负面影响,加深了新的冠疫病下的经济危机。
上一篇:周三黄金期货收跌0.3% 连续第二日下滑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武汉热线-今日武汉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